当前位置: 昆山科文培训中心 > 新闻中心 > 海外资讯 >
隔离政策持续收紧,莫斯科的街头开始静悄悄
时间:2020-04-15 00:48 来源:  点击数:

  原标题:隔离政策持续收紧,莫斯科的街头开始静悄悄

  据俄罗斯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指挥部4月13日公布的数据,在过去的一天里,俄罗斯新增确诊病例2558例,这也是该国单日新增病例数连续第二日突破2000例。其中,莫斯科仍然是该国疫情“震中”,新增确诊病例中1355例来自莫斯科。

▲当地时间4月12日,俄罗斯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首次超过2000例。图据《莫斯科时报》▲当地时间4月12日,俄罗斯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首次超过2000例。图据《莫斯科时报》

  自4月6日以来,俄罗斯新冠肺炎疫情突然呈现出直线攀升态势,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地时间11日表示,接下来的两周,俄罗斯或将迎来疫情爆发高峰。与此同时,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也给中国国内的防控带来了压力。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统计,截至4月13日中午,来自俄罗斯的新冠肺炎输入性确诊病例,总计至少409例。

  那么,早在上月末就关闭了边境的俄罗斯,疫情为何在本月突然加剧?此前的隔离政策是否有所成效?目前当地的防疫措施又如何?12日,红星新闻对话多位生活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中国人及当地华人,聊一聊他们“现场”的所见所感。

  “0”确诊时的俄罗斯:

  当地人看上去都很“无所谓”

  “我是在2月中旬从中国返回俄罗斯的,当时,周围的俄罗斯人并没有把新冠肺炎当成多大的事。”在莫斯科经营旅游公司的中国人小北(网名)告诉红星新闻。

▲莫斯科街头佩戴口罩的行人。图据CNN▲莫斯科街头佩戴口罩的行人。图据CNN

  小北是在2月18号,也就是俄罗斯“临时限制令”的前两天从中国返回莫斯科的——据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官方微信消息,当地时间2月18日,俄罗斯政府发布消息称,自莫斯科时间2月20日零时起,俄方临时禁止持工作、私人访问、学习和旅游签证的中国公民入境。在返回莫斯科后,她开始自行在家隔离两周。

  小北说,在当时,俄罗斯还没有出现一例确诊病例,所以当地人看上去都很“无所谓”,就像是知道有新冠肺炎这么个事儿,但基本没有人会有意识地准备消毒棉片、口罩之类的防护用品。

  在圣彼得堡的中国留学生董宇琪也有着类似的感受。他告诉红星新闻,一开始俄罗斯人或许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他2月13日从中国返校后,学校甚至要求中国留学生直接去上课,最后还是他们自己申请在家隔离了一周。

  ▲当地时间3月18日,俄罗斯累计确诊100余例,首都莫斯科街头,部分人戴上了口罩。图据《纽约时报》

  3月2日,莫斯科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月11日,俄罗斯全国累计确诊病例34例;3月19日,俄罗斯累计确诊病例147例,死亡1例……时刻关注着疫情形势的小北,觉察到“疫情在俄罗斯有变得严重的迹象”后,陆续去了几趟超市,买了很多物资囤在家。而据她的观察,那时附近的超市里仍然没有人戴口罩、手套。

  小北回忆说,“我记得就是那段时间,有次去商店,店员还问我在哪儿买的口罩。我当时还跟他聊天说,为什么不戴口罩,这样很危险之类的。他就说老板规定不许戴口罩,‘在工作状态戴口罩,会影响销售’。然后他又问我哪儿买的口罩,我说不是在俄罗斯买的。”

  隔离规定“上紧下松”

  全民放假却成了真的出游假期

  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俄罗斯卫生部传染病专家叶莲娜·马琳尼科娃日前接受采访时指出,最近俄罗斯确诊病例数的猛增,除了扩大检测规模外,与很多人不遵守隔离规定也有很大关系。

  3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电视讲话,宣布3月28日至4月5日全国放假,以防止新冠病毒在俄境内大规模传播,届时只有药店等必要的民生机构开门营业;3月29日,莫斯科市长宣布,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大规模快速扩散,莫斯科市自3月30日起开始实行居家隔离模式;4月2日,普京再次发表全国讲话,宣布鉴于新冠肺炎疫情,决定将全国休假延长到4月30日(包括30日)。

▲当地时间3月23日,莫斯科街头的行人。图据CNN▲当地时间3月23日,莫斯科街头的行人。图据CNN

  小北说,“虽然当时有这个心理准备,觉得不可能只放一周,肯定会延长。但是没想到,一延直接就延到了四月底。”

  自从“休假隔离”政策出台后,俄罗斯所有的餐厅、商场、健身房等消费娱乐场所全部关门歇业,然而,这并没能阻止俄罗斯人出门的脚步,“放假前两天,天气特别好,公园、森林这类未被禁止的地方,人们蜂拥而至。我也带着狗去了两次大森林,因为觉得那里的人相对没公园那么多。”

  但小北说,俄罗斯政府的反应速度很快,至少,第二天她再去森林的时候就发现,警察已经封锁了森林的入口。又过了一天,她家楼下的儿童乐园也被红色警戒线给封上了。

▲儿童乐园关闭,当地防疫人员正在街头进行消杀作业。受访人提供▲儿童乐园关闭,当地防疫人员正在街头进行消杀作业。受访人提供

  董宇琪则回忆说,“在放假的前期,俄罗斯朋友们都觉得这真的就像假期一样,逛公园的、聚会的,干什么的都有。后来,楼下小公园被警戒线封锁了,我也开始明显感觉到有越来越多的人戴口罩。”

  根据莫斯科市此前出台的“封城令”,居民只能去离家最近的超市、药店,然后可以出门遛狗(不超过100米)、倒垃圾,但小北表示,实际上并没有太多人严格遵守。她举例道,“有一天因为有事必须要出门,结果发现莫斯科街头有非常非常多的车,而且没有任何的监督岗哨。那天应该是4月8号左右。”

  在圣彼得堡的中国留学生婷婷也表示,尽管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当地的许多俄罗斯人依然如常出门,“虽然现在没之前那么多人上街,但每天还是有不戴口罩就出门遛狗的,还有推着孩子出来晒太阳的,当然,也有一些需要出门正常上班的。”

  资金流断裂干涸

  中小企业或将面临破产

  在小北看来,“耐不住”并不是俄罗斯人“热衷”出门的主要原因,更实际的问题在于,因为俄罗斯人大多没有存款的习惯,因此无法长时间待在家里,必须出门工作。

  “欧洲人绝大多数都会面临这个问题。前两天我给一个合作伙伴打电话,他是当地的一个大巴车公司的老板,结果他说自己正在外面跟人谈工作,我说现在你跟人见面多危险啊,然后他叹气说,‘北啊,你知道吗,我没有任何的存款,我必须得工作。’”

  事实上,在全球多国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更多人遭遇的打击和压力正是来自于枯竭断裂的资金流,没有存款的大巴车公司老板,个人感受如是,对于小北所在的旅游公司来讲,处境也十分艰难。

▲莫斯科街头拖着装有新冠检测设备的医护人员。图据《莫斯科时报》▲莫斯科街头拖着装有新冠检测设备的医护人员。图据《莫斯科时报》

  “中小企业真的耗不起,你可以耗两个月,但到了第三个月就非常非常难了。”小北介绍道,因为她的旅游公司业务针对中国游客,所以1月底基本就“停摆”了。当时她和同事们的心理预期是最晚5、6月能恢复营业,所以当时觉得也还好,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还是能挺一挺的。

  结果没料到,3月下旬开始,俄罗斯的疫情一天比一天严峻,政府也开始封城了。小北和合伙人知道,情况一时半会儿肯定好转不了了。“我们乐观地估计,如果6月末俄罗斯疫情能结束,就算是大幸了。”

  “对于中小企业来讲,这么长的时间,足以拖垮一切。”小北告诉红星新闻,公司会继续支付员工工资到四月底,但那之后,很有可能就要遣散所有员工了,“可能平时觉得,这些工资好像并没有多少钱,但当你没有任何收入却一直在支出的时候,这个就非常非常累,非常非常难。”

▲当地时间4月12日,确诊病例爆发式增长后,首都莫斯科的街头静悄悄。图据塔斯社▲当地时间4月12日,确诊病例爆发式增长后,首都莫斯科的街头静悄悄。图据塔斯社

  圣彼得堡华人华侨协会副会长赵雪在当地一家企业就职,他认为,这场疫情可能会导致一部分俄罗斯企业面临倒闭,“不少俄罗斯中小企业本来就有融资难的问题,资金相对薄弱,倒闭风险远高于国内中小企业。”

  不过他也指出,目前,俄罗斯政府已经出台一系列帮扶解困措施,比如,将中小企业应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率由30%降至15%,暂缓6个月征收中小企业应缴税,向中小企业提供优惠贷款等,“这肯定有助于稳定疫情冲击下的经济。”

  “封城”期间350万人同日出行

  莫斯科推出“健康码”

  “今天(当地时间12日)我看新闻说,4月10日莫斯科有350万人出行,于是政府再次收紧政策,街头巷尾也开始‘疯狂’消毒。”小北说道。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近日称,莫斯科今后几周将迎来“重大考验”。索比亚宁宣布,将于4月13日起实行通行许可制度。针对上班及其他目的的出行、各城区内部的通行等分阶段实行许可制度。出行者需要提出申请,莫斯科市当局有权核验所申报情况的真实性。

▲当地时间4月12日,莫斯科街头大面积消杀作业。图据路透社▲当地时间4月12日,莫斯科街头大面积消杀作业。图据路透社

  根据相关规定,当地时间4月13号开始,莫斯科居民可以在网上或者用手机去申请电子通行证。从4月15日开始,无论是开车、打车还是乘坐公交出行,没有这个通行证就不能出门——不能上地铁、公交车,路上也会有警察检查私家车。小北介绍道:“比如说我今天要出门,去哪儿、跟谁见面,必须得在网上先申请,填入相关信息。申请通过之后,我也只能是在申请的地点之间往返。”

  根据小北的观察,从上周五(11日)中午开始,莫斯科街头陆续出现大量检疫岗哨,对出行的私家车和行人进行严格检查,包括排查外地车牌,询问车主和乘客为什么来莫斯科,有什么目的……“现在的措施可以算作是十分严格的‘禁足令’。”小北总结道。

  “我感觉相对欧洲一些国家,俄罗斯政府的措施会更严格一些。”小北举了一个例子,3月20号左右,她曾去过一趟莫斯科的建材市场,那时,市场所有的商家就被要求必须戴口罩,如果不戴口罩,一旦被巡逻的保安发现,就将面临100万卢布的罚款,如果再一次被发现的话,会直接吊销营业执照。

▲当地时间4月12日,在严格执行的“封城令”之下,莫斯科克林姆林宫广场几乎看不到行人。图据路透社 ▲当地时间4月12日,在严格执行的“封城令”之下,莫斯科克林姆林宫广场几乎看不到行人。图据路透社 

  但一个无法忽略的问题是,尽管政府足够重视早早“动作”,但一些当地人的危机意识还未“同步”。小北介绍说,即便是现在,一部分俄罗斯人依然不愿戴口罩,因为坚信“口罩没有任何用处,生病的人才会戴”。

  赵雪告诉红星新闻,据他观察,俄罗斯人普遍是在进入4月后才开始重视疫情的,但由于民众对新冠病毒的认知有差别,所以目前还是有一些人并不在意。他表示,当地人不戴口罩的原因有两点,一方面不少药店的口罩、消毒剂确实已断货,但另一方面就是当地人不习惯戴口罩。

  “比较积极的一面是,大型超市已经在收银员和顾客之间设置了隔离挡板,收银员也会佩戴口罩。”赵雪说,现在自己每天也都会收到政府短信提示,让大家遵守隔离法规等等。

  部分在俄中国公民&华人:

  扎堆“逃离”更危险,暂无回国计划 

  随着莫斯科疫情形势日趋严峻,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也给中国国内的防控带来了压力。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统计,截至4月13日中午,来自俄罗斯的新冠肺炎输入性确诊病例,总计至少409例,边境城市满洲里和绥芬河受到的冲击最大。

  “现在回去太危险了,我选择按兵不动。”身在莫斯科的小北表示,自己目前不准备回国。她说,很多回国的确诊病例都来自莫斯科柳布利诺大市场,那里比较拥挤,所以感染风险高。“往小了说,是我贪生怕死,往大点说,不能给家人和祖国添麻烦。”

  在她看来,俄罗斯数据“恶化”的一大原因是,随着大量新研发的、更灵敏的检测试剂下发到全国,可以更快地检测出此前未被检测出的感染者,“甄别出感染者,才是有效防控的第一步。”

▲当地时间4月8日,俄罗斯公车上佩戴各式防护面罩的乘客。图据塔斯社▲当地时间4月8日,俄罗斯公车上佩戴各式防护面罩的乘客。图据塔斯社

  而身在圣彼得堡的赵雪也同样表示,自己不会回国。他告诉红星新闻,从圣彼得堡出现确诊病例开始,当地华人就很重视,早早就备好了口罩。中国驻圣彼得堡领馆也通过多种渠道要求填写当地华人华侨信息采集表,推送防疫检疫信息,连线华人华侨组织慰问,还多次从国内运送口罩等防疫物品发放给当地留学生。

  在他看来,俄罗斯政府的抗疫措施也都在落实之中,圣彼得堡正在新建传染病医院,此外,俄罗斯国防部正在加紧16个方舱医院的建设,军方也在加紧生产医疗物资,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

▲莫斯科郊区一座正在修建的“方舱”医院。图据《莫斯科时报》▲莫斯科郊区一座正在修建的“方舱”医院。图据《莫斯科时报》

  此外,好的防护措施比扎堆“逃离”更安全。赵雪介绍说:“太原和上海的航班都是从莫斯科出去的,大概率是莫斯科本地的华人华侨。目前俄罗斯疫情主要集中在莫斯科,别的城市都没那么高的确诊人数,没必要跑。昨天朋友还问我,要不要回国‘躲躲’,我说回国路上比在这里更凶险,就在家老老实实呆着吧。”

  而相比于回与不回的取舍,正就读大四的婷婷还有一个更大的困惑:自己还能否正常毕业?她说,自从隔离开始后,学校就进入了网课模式,但五月底、六月能否如期进行考试和答辩还属未知。现在,她只希望疫情尽快过去,早日回归正常的生活才是最安心的结果。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各国肺炎疫情防控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更新
04-15
04-15
04-15
04-15
04-15
04-15
04-15
04-15
04-15
热门点击
07-20
07-27
08-06
08-08
07-18
07-19
07-20
07-23
   
 
 
 
 

昆山科文培训中心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28257号-1